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动态 图书中心 地震科普 投稿热线
出版社简介
机构设置
热点新闻
最新动态
·全景展现“互联网+地震”公共服务路线图 积极探索构建“互联网+地震”战略格局 ——《互联网+地震——我们如何与地震相处》出版发行
·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和地震出版社联合编制新版《中国及邻区地震震中分布图》
·编辑寄语: 《高中生防灾减灾科普教材》
·“冰心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集” 丛书编辑手记
·《冰心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》图书获奖喜讯
地震科普
·防灾减灾小知识——台风来袭我们该怎么办?
·公共安全小知识——车祸的逃生避险
·公共安全小知识——踩踏的逃生避险
·防灾减灾小知识——高温天“八项注意”
·防灾减灾小知识——雷电防范常识 人身安全至关重要
最新动态
 
川西救灾——四川芦山7.0地震灾区现场手记
发布日期:2013-05-28

发布时间:2013-05-24 18:28:1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信息来源:光明网

中国地震局副局长    修济刚

 

  题记:

  420日上午8点零2分,四川雅安芦山县发生7.0级地震。按照预案要求,有关部门派出了现场工作队。笔者参加了这一应急行动。灾区几日,昼夜奋战,耳闻目睹并亲身经历了抗震救灾诸多的大事小事,随手记下线索、拍下照片,尽是鲜活生动真实场景。回京后细细回想、整理成文,虽不系统,却希望能使读者从几朵浪花中感受到救灾现场之波澜壮阔,以及对如何更好地组织今后救灾行动的深入思考。

  420

  按照应急预案要求,地震后机关立即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。这个级别的地震,要立即派出现场工作队。于是,下午四点许,我们已经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。

  四川对口部门已经安排好车辆,分批到达的人员陆续乘坐越野吉普直接开往地震震中雅安市芦山县。

  从成都出发,很快驶入成雅高速。高速公路上车辆很少,跑的都是和救援有关的车辆,此时已经限制民间车辆上高速,以保证道路通畅。据说上午有许多的志愿者驾车进入灾区,使得道路拥堵,中午,成都市采取措施,限制民用车去灾区。

  路上,电子显示牌显示的也是和抗震救灾有关的内容,保证救灾车辆通行。到了雅安,去芦山县的路封闭了,因为到飞仙关一段有巨石挡道,有一辆军车避让时出事故,两名战士牺牲、还有几名受伤。此时去芦山的所有车辆只能绕道,经过雅安南边的荥经县,向北经天全县,再去芦山震中。

  尽管都是救灾车辆,由于数量过多,也造成了拥堵。在双河口附近,车辆终于走不动。好在有公安和部队疏导,走走停停,到芦山县城时已经凌晨2点,100多公里的路,走了近10个小时。

  一路上,我们处处感受到四川群众对灾区的关切之情。走过街镇时,虽已傍晚,有许多群众聚集在街道两侧,默默目送着奔向灾区的车辆;有的家门口挂着块自己写的字牌:"注意安全,一路平安"。路旁不时有个帐篷,堆着一些瓶装水、方便面等,横幅上写着"青龙镇党员救灾服务站""志愿者服务岗"等等。观望的人群里也可以看到有人举着牌子,写着"救灾志愿者服务站"等。

  路上得到的一个深刻印象是,抗震救灾最初的关键问题是交通疏导。试想,震中往往交通不便,短时间内,大批车辆人员集中到狭窄的地方,极易造成堵塞,影响救灾行动,只有交通通畅,才能保证生命救援能够及时、高效。这次行动,四川省汲取了汶川地震的经验教训,开始就注意疏导管制,显然是很必要、很有效的。现在看,交管限制的时间还可以再早些。另外,虽然限制了民用车辆,路上几乎全是救灾车辆,也还需要足够的人员维持交通秩序和疏导。

  到21日凌晨2点多才进入芦山县城。此时,县城里到处是救灾车辆:军车、发电车、通讯车,救护车、消防车以及大批的越野车等,但各种车辆排列整齐、让出路中的通道,停放在路两侧和中间。有感余震很多,4级以上的余震已经发生了几十次。县城的房屋都不让进住,全部要求在户外搭帐篷。临时指挥部设在县消防队旁边的一处空地上,露天拉着点灯,排开桌子,开了第一次现场指挥部的会议。开始了现场指挥部的工作。

  421

  凌晨4点半,开完现场指挥部协调会后,在帐篷里休息了一会儿。川西的夜晚有些潮湿,耳边是同志们工作的声音,很快地,天就亮了。

  不到7点,一些去现场做烈度调查的队员已开始准备出发了。露天的桌子上放着矿泉水和方便面,热水壶,好在有电可以烧水冲面。县城此时没有水。自来水管受到地震破坏,水的供应中断。

  同志们几乎都是一夜未眠、或者露天合衣迷瞪一会儿,天一亮立即投入工作。我们看到县城街上,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官兵也还没有扎好营寨,很多人是在大轿车上做短暂休息。

  昨晚,国务院领导同志在现场开会,确定了几件事情。一是由于现场有一些需要深度救援的场地,根据这次地震的规模,党中央、国务院、军委立即派国家救援队到现场,昨晚出发,兵贵神速,200人在218点多已经到达芦山县。

  按照芦山县政府的建议,救援队分为五个组,其中四个组在芦山县的四个乡镇开展工作,分别是双石镇、太平镇、宝盛乡和龙门乡。派一个队40人去宝兴乡。四川省武警总队工化中队十个人一起前往。

  住房建设部、地震局等部门,组织专业人员对灾区的房屋损害情况进行鉴定和评估,同时地震部门尽快做出地震的烈度分布图来。

  12点左右又发生一次较强余震,晃动得很厉害。1202分接到西南地震台网速报,4.7级,1159分,深度5公里

  截止到2112点,已经发生余震1339次,含5-5.9级以上3次,4-4.917次。3-3.950次,大地不停的在抖动。地震后的余震活动,是震后应力调整的过程,是正常的,此时需要防范强余震的二次灾害影响。

  据21日的统计,已知死亡170多人,伤6000多人。基本判断震中烈度最大为9度。

  参加现场工作的我们系统的各单位工作人员陆续报到。

  广西地震局李副局长,随着广西武警水电部队来救援,正好参加打通芦山、宝兴道路的攻坚战;湖北局秦副局长,带队昨天十点从武汉出发,凌晨2点到成都,8点在川局领了通行证进来的,参加烈度调查;陕西局王副局长,不仅带人带车,还专门带来三辆空车,供指挥部调用。其他一些队伍,一时进不来,如防灾学院、震防中心等,就在外围开始灾害调查工作。

  道路还是很堵,大量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进不来,两天后省、市、县采取更有力的措施,严格通行证制度,交通问题基本解决。

  到2113时统计,地震中181人死亡,失踪24人,其中雅安市死亡164人,失踪24人。雅安市芦山县死亡117人,宝兴县死亡24人,雨城区死亡15人,是死亡人数前三位的县。雅安市受伤6700人,其中重伤494人。

  伤亡人数已经趋于稳定,这也是地震之后统计的一个特点,震后伤亡人数统计会逐天增加,几天后趋于稳定。由于宝兴县道路中断,国家救援队等救援队伍以车载、步行多种方式,翻山到达宝兴灵关镇。24小时后,灾情已经基本明朗。

  今天,我工作队有34个小组,进村入户,开始调查震害和评估灾情。

  晚上7点半,汪洋副总理召开一个座谈会。地点在武装部院内的大帐篷里,就像中军营的大帐,大概是县城里最大的帐篷。

  会议简短,务实,主要听来自基层的几位同志对救灾有什么建议。

  发言的有志愿者杨岩波,社区书记李卓惠,村支部书记骆振左,指导员王照东,县卫生局长朱世华几位。大家认为当前最缺的是帐篷、厕所、通讯设施、水和保证道路通畅。

  领导同志强调救灾要完善统一指挥,加强相互协调;要注意听取第一线干部群众反馈的意见;要提倡同舟共济、相互帮助,鼓励自强不息的精神;要继续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。

  考虑到受灾群众的急需,有五万顶帐篷,十万床棉被,110万平米彩条布正在运送途中。同时考虑到县城救援队伍的需要,从成都调来大量的帐篷厕所。

  傍晚,开指挥部会议。监测组已经布设了流动微震台网和强震台网,而且开通了流动地震监测系统,可以通过流动显示屏来显示余震活动情况。

  灾区的救援工作,在上万名官兵、武警战士和来自各地的救援队伍的共同努力下,在有序地展开着。

  繁忙中抬起头远望,竟然看到了几颗星星,高悬在还有些清凉的川西山地的上空。

  422

  第三天。

  截止到2212点,发生余震2163次,3级以上余震91次,其中5级以上4次,4级以上20次。

  根据地震后50多个小时内余震的情况看,这次地震属于"主震余震"型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  国家救援队的一支23人的分队,克服道路不通车的困难,下午一点,徒步到达宝兴县城,开展搜救和排查。

  下午,来自国务院的电话接通现场救援队,李克强总理和国家救援队尹领队通话,询问工作情况,鼓励大家继续努力,仔细排查,不留死角,同时注意安全。

  此时,余震很频繁。在指挥部,大家不时感觉到余震的晃动。都能估计出震级了。1342分,又感受到一次余震,2分钟后知道,3.2级。

  现场指挥部有一台"动中通"视频电话车,可以在现场保持和成都、北京等地的视频联系,可以协助应急调度指挥。

  现场的一些通讯新装备充分发挥了作用。如安徽局,带的"掌中宝",是连接3G"单兵系统",可以直接传回省局视频信号,县城有网络的地方,微博、微信用得更多,及时地把震区救援和安置情况报道出去,通畅的联络大大促进了现场的救援和应急工作的效率。

  下午2点多,抽点时间去重灾区考察。四川省局张局长、吕副局长,雅安市局何勇、县局许望聪一起去。

  出了芦山县城,从乡村公路去龙门乡。

  龙门乡属于极重灾区,烈度9度。经过龙门乡龙兴村铜鼓组时,看到这里的农民还没有帐篷,群众可以到村里领到瓶装水和方便面。这里用自来水,但地震后水断了。

  地震后政府很快公布了应急补助标准,和汶川地震时一样,每人每天10元、一斤粮。但目前兑现不了,米运不进来。物资运不进来,县城里外堵车。

  到了龙门乡古城村月光三组高家边小组。

  古城村死了6人,受伤的较多,约80多人,夷为平地的有八户。这村子震害比较严重。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,留在村里的人互相都认识,地震后大家自救互救,很快就搞清楚了谁在谁不在。

  我们遇到在这个村子蹲点的工作组的人,县森林公安的王坤,县农业局的竹奇康。工作组七个人,负责协调这村的抗震救灾工作。现在政府一级级有序发放救灾物资,主要是食品,方便面和水。工作组的同志说:志愿者临时发放救灾物资有利有弊。

  政府组织发放食品,只是基本的,但不时有私人或企业的救灾物资发放车辆经过,临时停车,给围上来的群众发物品。有时候形成群众的误解,有的群众拿到有的没拿到,就产生了不平衡。一些群众不知道政府发的救济物资只是保证基本生活的,而志愿者和志愿企业发的物品品种多样,超过政府发的。

  有利的地方是,这些自由发放救灾物品的集体和个人,一般是看到灾情比较重和人比较多的地方停下来,临时发救灾物资,发一些,再继续走,可以弥补一些政府救济发放的不足。

  我们来到龙门乡青龙场村上场口组。

  这里的一条街已经成为空巷,本来这里是集市,非常热闹,地震后人去楼空。街道两旁二三层的房子虽然没倒,但毁坏严重,都不能用了。地面上布满了掉下的瓦砾水泥块,野狗在街上踯躅,无家可归,给老街添了几分凄凉。这地方大致是九度区。但在这条街上,却遇到一位孤独的志愿者,一位小伙子,长得很单薄,一个人在向匆匆走过的不多的行人发放防震减灾宣传传单,是县防震减灾局印的。我问他,他是附近县的,地震后自己马上赶过来了。

  转过街来,是青龙场村的新街道,这是一条旅游街,两旁是新建的川西风格的两层临街房,看上去完好。这条新街是汶川地震之后新建的,穿斗结构,和老街的房子对比,显得结实得多,明显地采用了抗震措施,但进屋细看,发觉屋里X型裂缝很多,房屋已经基本不可用。地震的实际烈度已经超过设防的标准,但做到了"大震不倒""中震可修"。这些房子经过修缮还可以使用,应该说基本达到了事前抗震设防的目的。

  我们来到龙门乡的乡政府,遇到乡长陈刚。他告诉我们,龙门乡死亡26人,重伤53人,轻伤上千人。乡政府的新楼,也是08年后新建的,外表看着还可以,里面裂缝很多,已经不能使用。看看乡政府的楼,应该说,又是验证了抗震设防要求"大震不倒、中震可修和小震不坏"的标准。极震区震损是可以想象的,但人员无恙,房屋修复后可用。

  全乡的人口约2.2万,全乡90%的房屋倒塌或半倒塌,已经不能使用。乡长说,救人的任务应该说已经完成90%,还有救援队在这里,坚持搜索。在村里,可以看到三五成队的战士、救援队员在巡查,有的在废墟上还在翻找。虽然一些乡亲觉着已经没什么可翻找的了,但搜救人员仍然在继续。看到战士们巡查,帮助翻找、搭帐篷,群众们感到的是踏实,在灾害面前并不急躁,觉着政府在关心灾区群众,相信党和政府。

  在龙门乡古城村的武家坝组。看到街边有几位老人趴在桌子上写标语,感谢解放军,感谢来帮助救灾的人们。

  昨天,灾情判断组的34个小组到灾区考察,今天中午,已经大致有了烈度分布的初步结果,9度区域大约200多平方公里,8度区域约2000多平方公里,7度区约5000多平方公里,整个6度以上的区域约18600多公里左右,这个结果要进一步核实、上报,并向社会公布。

  423

  早上,天全县于县长和天全县地震局赵局长来访。

  县长说,天全百姓有怨言,认为救援力量都去了芦山县,实际上天全受灾也很重,房屋表面看着站立,其实内部完全不能用,叫"站立的废墟"。我对他讲,地震前几天主要是救人,而需要救人的极震区都在芦山县。灾害损失的评估还没有完全展开,马上要深入调查灾损情况,同时,大批物资会运进来,形势会好起来。

  现场监测预测组,分析结果,认为基本是主震余震型,近期应该注意5-6级强余震发生,这个意见,将通报给省市政府,采取措施,防范地震灾害。昨天,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刘研究员在雅安市的新闻发布会上,已经把这个判断意见做了通报和解释。

  现场工作,要结合以往的工作经验,注意不断地把阶段工作成果陆续、稳妥地提供给当地政府,为减灾决策服务,一些群众最关心的事情,还要及时公布。

  这次地震的破坏范围,大致已经勾画出来。经考察,极震灾区烈度9度,等震线长轴长条状,北东走向。

  9度区面积200余平方公里,长半轴11.5公里,短半轴4.9公里,大致北东自四川省芦山县太平镇、宝盛乡以北,南西至向阳村。砖木结构、砖混结构以及框架结构的建筑绝大多数被毁坏。

  8度区大致北东自芦山县宝盛乡漆树坪村,南西至天全县兴业乡。7度区大约北东自成都市邛崃市,南西到雅安市荥经县严道镇。6度区,长半轴94公里,短半轴53公里,受到地震6度以上影响的地区大约是18600多平方公里。

  站立的废墟—

  这几天,在灾区,特别是9度和8度区,有个灾害现象,大家叫它"站立的废墟"现象。据说,救灾队伍在救援中考察灾情,有这样一种说法,于是在救灾队伍中传开。

  这句话的意思,是说一些房屋表面看完好无损,或者损失不明显,但室内可以看到损害严重,穿透的裂缝很大。墙壁上的X型裂缝几乎满墙。这种房屋已经完全不能使用。虽然"站立",已是"废墟"

  424

  地震之后,在灾区考察倒塌和损坏的房子时,想着一个问题,即,2008年汶川8级地震之后,恢复重建的房子,在这次地震中表现如何?这个地区在汶川地震时也是灾区,烈度在7度、8度范围内,许多房屋都是灾后重建的。

  工程力学所教授考察后认为,应该说表现上乘。正是因为恢复重建的房屋考虑了抗震,这次才有许多房屋"震而不倒",减少了死亡的人数。

  也有质疑,按照7度设防的房屋,怎么8度就裂成这样了?原因比较多,主要是一些自建房还缺乏监管。

  上午11点,在总指挥部,和雅安市廖副市长、芦山县范书记,救援队尹领队,一起讨论下一步搜救工作。

  范书记说,目前,各乡镇对自己的人比较清楚,这次地震死亡193人,其中芦山县120人,全县这两天的死亡和失踪统计,没有任何变化。每个乡镇、社区的常驻人口都清点清楚了。廖市长说,全雅安的常驻人口,目前也都搞清楚了。目前,还有重伤900余人,有40几人属于危重病人。所以,一般的搜索,已经没什么死角了。但不排除个别流动人口、旅游者、志愿者遇到不幸。

  目前,全县参与搜救的部队约8000多人,其他各类救援人员不到5000人,虽然撤了一些,但部队没撤,还在搜索。

  廖市长说,雅安有需要搜救的,就是芦山和宝兴。这两个地方没有,其他地方就没有了。

  前天,俄罗斯救援队做好准备可以到灾区来,省地震局问雅安市可以推荐去哪里,市里问各县,芦山回答不需要了,问宝兴,宝兴书记韩斌表示也不需要搜救人员了。后来,俄罗斯救援队没来。

  搜救工作也是在省指挥部统一领导下进行的。昨晚省指挥部开会,要求继续搜救。

  下午两点半,去雅安市雨城区看灾情。

  田家炳中学,是雅安最好的学校,只有高中。区委书记衡彤说,地震时700多学生有序疏散,没有受伤的,只有几个崴了脚,地震后迅速按照演练的路线到操场躲避。这个区有7所防震减灾示范学校,这所学校还不是,但平时有演练。教育局长许江涛、校长万松均说,平时课间操时,就搞疏散演练,学生们对疏散都比较熟悉了。

  学校的楼房地震后已经做了鉴定,可以继续使用的楼房划个绿圈,有破坏、经过维修可以使用的,划个黄色三角形。学校里有几座教学楼,按照8度设计施工。这次地震,雨城区的烈度是8度,学校的新建楼房没什么事,可以继续使用,有几座老楼出现裂缝、经鉴定属于可以维修后使用的。学校里没有完全不可使用的楼房。

  学校操场成为了居民的临时避难场所。我问一位居民地震时的感觉。她说,和2008512地震不同,那次是晃动,这次是上下振动,而且比512更厉害,就像用电锤在砸。汶川离这里有100多公里,而芦山震中离这里十几公里,这次离震中比较近。几位居民都说,地震时上下振动,房子颠起好像有10公分那么高似地。都说震动感觉比512时要重。

  雅安城的大街上,粗略看去,大多数房屋看不出地震后明显破坏的痕迹,"可用""维修可用"的是大多数。一些低矮房屋、平房、老旧房屋垮塌和受损现象就比较明显了。

  在雨城区考察的第二个地方是四川农业大学。雅安是原来老西康省的省会城市,西康省于1955年撤销,1956年四川农大从成都搬到雅安,就设在西康省政府的办公地。

  农大校园里的楼房,经检查,有6栋已经完全不能用,其它的分别是可以继续用的和维修后才可以用的。校长说,512地震后加固的楼房,这次都没有问题。

  农大的学生,在地震时有400余人受伤,其中12人重伤,重伤中有5人是跳楼造成的。四川的学生有些经验,地震时不慌乱,外地来的个别学生,地震时手足无措,甚至跳楼,导致摔伤。

  和中小学相比,大学的防灾教育就显得弱些,遇到地震,中小学疏散有序,受伤很少,大学里学生惊慌失措,受伤的人就多。

  农大校园里,有的楼房很漂亮,但内部有较多的大裂缝,经鉴定已不能使用。老西康省府的办公楼,具有西康建筑风格的几栋,外边也是看着不错,内部出现许多长裂缝,不能使用。

  第三个考察点是雨城区姚桥镇汉碑村。镇党委李海霞书记介绍,这个村子属于未经允许不让再新建房屋的区域,等着执行城镇化规划。2008年汶川后,农民对房屋做些加固后继续使用,这次地震损害较重,都被封了起来,基本不可使用。

  这次地震的特点,雅安市廖副市长说,是两大两小,

  一是倒房少、破坏大。许多房子看上去没倒,但是里面尽是大裂缝,已经不能使用。二是死亡少、震级大。和震级差不多的国内地震相比,这次地震死亡人数相对较少。

  这两少,表示近年防震减灾工作做得比较好,许多房屋特别是汶川地震后新建的房屋,都采取了抗震措施;群众的防震意识有所提高,应急演练等都起到了作用。

  425

  上午去芦山县双石镇考察。

  从芦山县到双石镇,路很难走,其中要穿过一段险峻的峡谷。地震时这条路上有多处滑坡滚石,道路一度中断。这条路抢修通车后,为保证救援和救灾,采取限制时间单向行驶的规定。每天上午11点前是由县城往里放,下午是出来。

  我们11点多进入峡谷。看到两侧山石陡峻,路旁不时看到清理过的滚石,确实也有些紧张。如果此时发生强余震,还是相当危险的。

  双石镇是这次7级地震的极震区,烈度9度。先到的村子是双河村。已是地震后5天了,只有少量帐篷发到,这是由于道路堵塞、运输缓慢造成的。在村委会的院子里,一位戴着"党员"袖标的老人在值班,他向我们介绍说,他是志愿者,是原来的支部书记,今年66岁了,叫王玉金。村里干部忙不过来,他帮着值班。

  全村有2千多人。山坡地都退耕还林了,年轻劳力都外出打工,家里留下老人妇女孩子。村里许多人种竹子,卖给纸浆厂有不错的收入,可是最近纸浆厂黄了,竹子的销路成了问题。

  现在最需要的是帐篷。村民的房子都毁坏了,不能在屋里住,在外面搭棚子需要材料。

  这时镇党委书记来了。他叫宋政,35岁,面带倦容,声音嘶哑。陪同我的市地震局长何勇说,现在的乡镇干部都这样,每天休息不了几个小时。三、四点睡下、六、七点就得起来。宋政说,晚上11点在县里开过会,他才有时间吃点东西。镇上的干部总共才20几个人,昨晚县里还要增加任务时,他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但是还要坚持,没有问题。县上派78个人的工作组到镇,指导、监督救灾工作。

  全镇有8700多人,4个村子,30多个组,现在需要的就是帐篷、彩条布、蜡烛等。物资到得慢,是道路堵塞、桥梁垮塌的影响。

  在双河村的群众避险点,遇到国家救援队医疗队的点,这里有五名队员,为在这里避险的群众诊疗。

  昨天,24号,已经开始发放受灾应急补助了,每人每天一斤粮十元钱。发放以户籍为准,长期居住的也可以认可,超生人口都给。现在对志愿者或慈善家发物资,做了一些限制,还是尽量由政府统一发,这样更有秩序。

  今天有100多名解放军在双石镇搜救,废墟不多了,已经做了三次排查,再没有新增失踪人口。目前解放军主要是巡逻、搭帐篷、应急排危、分发物资。

  我们考察队的教授带队考察天全县思经乡思经村时,发现许多自建新房遭到地震破坏。他说,对于农民自建房,一定要加强指导,农民有建房的钱,但在选址、房屋结构方面都有许多问题。思经村的烈度达到8度,属于7度区里8度异常点,破坏比较严重和场地选址、结构不合理有很大关系。许多新房子离河床很近,地基松软,易受地震破坏,同时房屋没有柱子,结构不对。

  考察后,他还建议,许多房子的设计是有缺陷的,恢复重建时一定要严格把关、认真设计。

  今天发布了这次地震的烈度图。

  昨天晚上,经过指挥部灾评组的工作,和省、市沟通,终于完成了烈度图的判定工作。下午三点,中宣部在北京组织新闻发布会,请四川省、国新办、地震局三家参加。地震局应急司赵司长在发布会上说,烈度图已划出,大家很快可以在地震局网站看到。三点半,中国地震局网站公布了这次地震的烈度分布图。

  下午一点多,在雅安芦山县地震应急指挥部的帐篷前,一些媒体记者和地震工程力学所孙所长、教授、四川地震局吕局长交谈。话题包括这次地震中建筑物的受损原因、破坏特征等,等到看到网站公布烈度图后,立即转入介绍烈度图的专题。把烈度图的划定过程和一些特点介绍给媒体。

  接着,中央台新闻、四川台新闻,都在几个小时后就做了报道。

  地震烈度范围的划定,对灾害损失评估、对这次地震中整体受灾情况的了解,以及救援、救助、安置等各项工作的开展,都有很重要的意义。

  426

  上午继续考察。

  在从天全县去芦山县的路上,沿路看到一些小学生,打着标语牌,"您辛苦了""灾区人民感谢您""谢谢",等等。如果你在边上停车,会有人给你送水。这几天路上跑得都是救灾的各种车辆,当地群众对救援队伍十分感激,除了一些自发的街边服务外,小学校组织学生到路两侧送水、送茶和食品,并且打出许多学生自己写的感谢的标语。

  上午十点许,去极震灾区宝盛乡和太平镇考察。

  在宝盛乡玉溪村--

  从芦山县出发,有一条县乡公路,串起龙门乡、宝盛乡和太平乡。这几个乡镇都属于9度区的范围。从龙门到宝盛,要经过几段山谷,其中有一段十几里路的峡谷,谷底流水湍急,两侧岩石陡峭,山势险峻。地震后这里几次塌方,山体松散,滚石滑坡,甚为惊险。地震后一度被滚石阻塞,打通又堵,时断时通。开车迅速通过这一路段,我们到达宝盛乡的玉溪村。

  玉溪村口有条玉溪,背后是青山,若不是地震的话,这里景色非常漂亮。现在,远处山上可以看见大面积的滑坡,植被全没了。村口建的一批房屋几乎全部毁坏,一看就是结构不合理,为了省钱,没有构造柱,只是用砖墙支撑,上边还"猴顶灯"似地探出一大块,上大下小,完全没考虑地震的因素。这样的房子有许多,全都损毁,墙柱的地方坍塌严重。

  玉溪村有700多人,地震中死亡一人,重伤7个,轻伤30多人。七、八户组成一个伙食团,现在开始统一搭帐篷,统一安置,三个人一顶。已经下发每人每天一斤粮十元钱。我们遇到原支部书记高在钧,他在村里很有威望,地震后站出来帮着做一些协调工作。他说,地震后,村里形成24个避险点,刚才把其中的5个集中为一个,其他的也会陆续集中。

  帐篷发下来500顶,已经到位。

  下发的物资有大米、面粉等,方便面很多,一人一箱。

        前几天,志愿者和慈善家们来发的多,这两天少了(限制了)。

  老书记说,地震之后,很快来了一些志愿者。他们的帮助分为几类,一类是直接做好热饭菜,在村口支起大锅,村民可以排队吃上热饭菜;一类是运来大米,群众排队领米,一人一瓢;还有发矿泉水、方便面的,但志愿者带来的物资不多。有一位专发钱,排队,每人一百,发了两万多元,发钱不留名字。

  这些人开始发放时,开始比较随意,后来志愿者发放物资也尽量做到平衡,比如,到每个居住点发,尽量都去到。

  而政府发放救灾物资,由乡镇到村,是平均的,比如发水,一人一件,也不造成浪费。当年汶川地震时,矿泉水堆积如山,有的地方造成浪费。

  书记讲,地震后的救援物资很充足,大家满意。当地生产主要是种茶叶,这里的"马牛山"茶叶很有名。茶叶加工点被损坏了,希望尽快恢复。

  书记说,灾民安置完了,就没得事了,希望尽快恢复茶叶加工生产。这是玉溪村的书记和村民最关心的事。这个村的平均收入6500元。村民主要收入,第一是外出打工,第二是种茶叶。村民对自己的生活满意,村里贫富有差距,书记说,那是有的勤劳有的懒些。

  书记再三说,要求恢复茶叶加工点,有了地方住就要干活了。

  我们看到一户人家,玉溪村学堂头组71号,户主叫李在良。这房子是典型川西两层木结构的房子,1986年(墙上写着丁卯年)建的,建房时他的小舅子写了一块"安居万代"匾给他,挂在门上,这是当地的风俗。这房子在地震中很抗震,结构没坏,只是填充物掉了一些,小玻璃窗都没事,玻璃一点没破,真可以叫作安居万代了。

  隔壁还有一家,户主叫李元信,67岁,我们见到了他,笑眯眯的,他家的房屋一点没坏。房子是五年前建的,房屋都有构造柱,屋里有些裂缝,但是结构完好无损。这样的房子经受9度振动后仍保持结构完好,就达到抗震设防的目的了。

  玉溪村大量实例说明,在9度区,有构造柱的房子,都是可修可用。反观那些没有构造柱的房子,直接由二四砖墙承重,二层还探出一大块,头重脚轻,这样的房子,百分百受到损毁。

  有构造柱和没有构造柱的房子,形成鲜明的对比,

  没构造柱的房子和川西风格的老旧木结构民房,地震后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在宝盛乡的凤头村—

  在宝盛乡的凤头村,我们到了宝盛乡的中心小学。成空导弹旅行动很快,在这里已经搭起了板房教室。小学的教学楼,是汶川地震之后恢复重建新盖的,这次地震之后,只有轻微裂缝,经现场结构专家鉴定,盖章认为"可使用"。这座楼经过这次9度地震烈度的影响而不坏。

  在太平镇—

  从宝盛乡继续沿着公路往山里走,去太平镇,又经过了一道险峻的峡谷。大量的巨石堆在路旁,路面全破坏了,尘土飞扬,碎石散落路面,这些石头都是滑坡流泻下来的。趁着没来余震,迅速穿越危险地段,到了太平镇胜利村的水洞溪组。

  位于村口的中学,现在是救灾部队的指挥营地。中学也是汶川地震后恢复重建的,是香港特区政府援建的百多个项目之一。学校教学楼的框架没什么破坏,只是填充墙有破坏,属于可修复使用的。

  太平镇的镇长韦翰锋说,全镇12500多人,死4人,重伤50多,轻伤500多人。全镇到了600多顶帐篷。今天,雅安市还将调来250012平米的帐篷。

  市里的物资并没有拉到县城,这样不阻塞交通,物资都集中在多营和飞仙关一带,按照市里指挥部部署统一调配,保证一线的需要,随时到位。这也是吸取了汶川地震的经验教训,保障道路通畅,物资随用随运,不浪费、效率高。

  镇长说,吃喝问题已经解决,帐篷问题逐步好转。前几天道路不通,可着急了。

  420地震后,县城到太平镇的道路断了。他中途弃车翻山到了镇上,从镇上调推土机推路。12点时路通了,可是镇上通讯全断,无法和县上联系。直到下午3点,通过雅安市地震局来到镇上的同志带的电台,报到芦山县,才联系上。

  太平镇的老街已经有百多年的历史。

  雅安市地震局的纪检组长许执清,2082分地震后,11点多已经翻山越岭到达太平镇。芦山县地震局长刘全、副局长许望聪、局办主任杨宗敏,地震后都尽快到达最危险的极震区了解灾情。

  年轻的韦翰锋镇长告诉我,现在需要什么,直接打县指挥部电话,统一配送,比较规范,物资分发不乱,市里统管,省里监督,应急反应能力提升。

  目前主要工作是安置、转移群众,地质灾害点排查,把群众转移出来。

  大家认识到,地震发生之后,在地震现场做好群众工作的顺序是"三生":即,先生命,再生活,再生产。

  太平镇韦镇长说,地震前,县地震局长刘全给他打电话,问几个地名,说要准备一个应急演练的方案。假设"太平镇发生6级地震"。演练还没搞,地震就来了,事情就这么巧。

  我们还了解到,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,雅安市每年做两次应急演练的检查。今年第一次检查的时段是49-19日。雅安市应急办在地震前,刚检查过芦山县的应急工作。芦山县准备在"防灾减灾日"前夕的511搞全县的应急演练。正在做方案。

  隔震垫—

  芦山县医院,是汶川地震后香港的援建项目之一,地震后没有一点破坏。仔细一问,这个项目采用了隔震技术,即在支撑柱子下插入橡胶垫,以减缓地震的冲击力。这是目前我国采用隔震技术的建筑物第一次经受真实地震的检验。

  这座房子,按照7度设计,由于加了防震垫,可以说按照8度设防,具备抗御8度的能力。

  427

  早晨82分,在指挥部,全体现场工作人员和全省人民一起默哀三分钟,哀悼在地震中遇难的同胞。

  据基本稳定的统计结果,这次7.0级地震,造成196人死亡、21人失踪,13484人受伤,其中重伤1062人。地震的最大烈度9度,6度以上的范围约18682平方公里。受到地震影响的群众约280多万人。

  关于交通管制—

  中午12点多,送国家救援队,见到副省长侍俊。他也是公安厅长。和他讨论起这次应急行动中的交通管制。

  他说,地震后三天内,最重要的是救人,所以,在震后短时间内最先保证的是两件事,一是打通交通线,保证生命通道畅通,二是救人。其他的都往后排。

  因此,20号地震后,很快实行了交通管制。民用车辆不让进,运物资的车辆安排在名山县境内等候,那里很快就停了500多辆载满物资的车。后来,发现重型机械车辆用不上,又碍事,就安排重型车辆从芦山县退出来,这样,交通才好了。通往灾区的就那两条路,所以必须管制。

  管制后,各乡镇需要什么,市里就统一部署送什么,通畅、高效。

  1点, 一起到国家救援队营地,送他们回京。

  考察雨城区上里镇—

  上里镇位于雅安雨城区北部山区,这次地震的8度区内。

  雅安雨城区向建华副区长说,准备把箭杆林村搬迁下山,房子基本倒塌不能居住了。

  在七星村,上里镇的书记黄斌表示,现在最关心的是震后重建。汶川地震恢复重建的政策是每户2万。现在这里许多房子是汶川地震后盖的,还贷了款。一般一套20-30万,现在贷款还没还清,房子先坏了。

  这村每人的平均年收入8000左右,重新盖房子将很困难,担心村民会因灾返贫。

  他的第二个担心是,现在群众住帐篷,修不修板房?如果规划快些定,半年就可以施工完成,那农民宁愿意在帐篷里多住些日子,就不修板房了。占地费事。

  第三个担心,就是建新房的政策,群众能否担得起?向区长说,安置区要相对集中,这里可以利用古镇风景搞观光休闲。总之,都希望早规划,尽快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(责任编辑:杨明远)

 
地震出版社 版权所有©(2012) 京ICP备12019585号  技术支持:闻名天下
电话:010-68423028 / 010-68423029 / 010-68423031 / 010-68467991 地 址:北京市海淀区民族学院南路9号 邮 编:100081